莲雾浮生(谭笑)

至今没有写出一篇让自己十分满意文章的树妖姑娘
订阅
浏览量
复制成功,去粘贴吧

终于,在巴黎与春天相遇

伦敦公寓窗外干枯了一整个冬季的树开始冒绿叶时,我决定去巴黎。出发之前对这座城市并无太大期待,因为听去过巴黎的朋友们谈论巴黎,绝大部分都是中性甚至是有点消极,很奇怪我来巴黎几天后,深深被这里吸引,甚至产... [详细]

苏格兰,以诗和童话为名,我北方的爱人

如果能有所选择,那么下一世我想做个苏格兰人,因为我听路易斯说,生在苏格兰最幸运,你需要一辈子去pay for it.从在飞机上看到海面缀着的穿行云朵倒影开始,对爱丁堡的偏爱胜过曾到达的所有地方。来爱丁堡的第一天,... [详细]

从一眼轻盈中品伦敦茶文化

英国人很爱喝茶,好像随时随地,都能做到茶不离手。他们按照时间给每一种茶冠名,比如:Early Tea(早安茶), Breakfast Tea(早餐茶), Morning Tea(上午茶), Lunch Tea(午餐茶), Middy Tea(午后茶), Afterno... [详细]

西班牙菲格拉斯:为什么达利能成为达利

伦敦阴雨天太多,不知不觉让人生起病来,善于忧郁的人不该总呆在一个地方。乘飞机去西班牙的那天,伦敦还下着雪,飞机在晚点一个小时之后不急不慢地起飞,终于到达了巴塞罗那。窗外阳光明媚,海水碧绿,水陆分界线清... [详细]

在喧嚣里寂静——伦敦V&A博物馆

如果,你会因为红砖喜欢北京,你会因为当代喜欢上海,那你定会因为v&a喜欢伦敦。所以,请在阳光明媚的周五来这个全名victoria and albert museum 的博物馆,从上午10点呆到晚上10点。你给它你生命中的一点点时间,然... [详细]

诺丁山,不仅仅有电影里的爱情和欲望

如果你问我欲望是什么味道,我便很想邀请你去周六的诺丁山。在那里欲望像人群一样熙熙攘攘,挤进仅有两个车道、中间有集市的街。街道本身,房子本身,物品本身,并没有欲望色彩,它们的欲望是人赋予或强加的,你想要... [详细]

冬日里的伦敦奇幻乐园有多奇幻?

第一次去winter wonderland时,伦敦下着雨,门口大排长龙,我的好奇心强迫症开始发作,问一聪:“什么叫wonderland?”一聪说:“奇幻乐园。”第二次去winter wonderland之前,我和元一说,确实存在种和以往不一样的... [详细]

伦敦,给一厢情愿的人两厢情愿的机会

今天伦敦天气很好,虽然立冬,但太阳晒得人暖暖软软的,结束了周六tutorial、周日experiment和周一早晨presentation轰炸后,人的心情也轻松起来。回家路上我不自主地哼着歌蹦跳,突然想起去学校前在地铁上读到的一句... [详细]

千禧桥边,我遇见了博爱且薄情的伦敦

相处了一个月,你问我伦敦是什么样的。我在千禧桥上找到暂时的答案,她是博爱且薄情的。因为博爱,她眼里充满了坦荡,看这世界没有异端,这也会不经意诱惑到你,因为薄情,在你对她表白之后,她会说,我本无意,从今... [详细]

垃圾桶对花海说浪漫——云澜湾甜蜜小镇

第一眼看到云澜湾甜蜜小镇垃圾桶时,我就觉得这儿有种浪漫,充满幻想,富有诗意。深者见之深、浅者见之浅。这些垃圾桶让我联想起上第一节《西方美术史》时满满的惊讶,这源头竟是两个洞窟(法国的拉斯科洞窟和西班牙... [详细]

女人温泉,当谈论女人时我在想什么?

云澜湾温泉简介上写着:“更适合女人的女人温泉。”听他们一直在讲女人温泉,我有些困惑,于是问自己,浮生过半,她们在我心中什么模样。米兰·昆德拉在《不能承受的生命之轻》中借萨宾娜之口讲女人,弗兰茨以一种奇... [详细]

西塘,我喜欢你是寂静的

智利诗人聂鲁达有一首诗,名为《我喜欢你是寂静的》,其中有几句我很喜欢:“我喜欢你是寂静的,仿佛你消失了一样,你从远处聆听我,我的声音却无法触及你。好像你的双眼已经飞离去,如同一个吻,封缄了你的嘴。如同... [详细]

我与十七的西塘,我有一个虚竹朋友

其实去西塘之前我就对此次行文有期待,比如我想通过写一人来写一个地方,我的一个好友告诉我:不管写器物还是写风景,写人最动人。从上海虹桥站出发,我旁边坐了个男生,我并未多注意。过了大概20分钟,他从手机中抬... [详细]

空虚令人向往广大——《透明的声音》

上海民生现代美术馆取址于原上海世博会法国馆,《透明的声音》策展人也是法国詹姆斯·吉鲁东。策展人在序言中这样讲到:“《透明的声音》意图打造一座可漫步于40余件装置艺术作品中的舞台现场,从而开创出多样性的听... [详细]

我口袋里的贝壳如星辰

就像传说中维纳斯是在爱琴海上浮水而出一样,人们讲张爱玲也会提到“她从海上来”,我是多么渴望见到海呀,海底两万里的仙乡,地平线以外无限之远方的梦国,它奔流在有人烟和无人烟的海岸。在苍南,我看到了两种形式... [详细]

“女神的裙摆”在苍南碗窑

苍南碗窑山中有一水,名为“三折瀑”,雨已下了半个月,雨水充沛的季节里,三折瀑有着无穷无尽的生命力。我是黄土高原的孩子,故土未曾有水乡的风物,我固执相信门口百年的树会有魂魄,相信深谷中长养千年的水有神性... [详细]

张召忠少将都来看的斑斓湾,你要来吗?

浙江温州苍南福德湾有点像即将重生的老人,他的故事不是张扬的故事,你需要拿个板凳坐在他身边,慢慢聆听,细细记录。他以地面为界,以上是五彩的老街和古屋,以下是即将的地下公园,你还没来得及感叹他地下巷道的奇... [详细]

刀刃向前,窥见天光——上海玻璃博物馆

今天上海下着小雨,远处天空的颜色魔幻诡谲,我踏上了玻璃博物馆之旅。拿到园区地图的时候我有点凌乱,因为标号从1到16并不是游览顺序,直到从园区出来,地图中所表示的地方和实景才在脑海里重合。我主要参观了主馆、... [详细]

游人只合江南老,福州仓山老洋房

如果亲爱的你觉得江南的物质象征是亭台楼阁,是小桥流水,那么福州似乎不那么江南。我之所以称它为江南,是因为我的灵光一现:也许当一座城市,坐拥一条江,便有了一个专属的江南,属于这个城市独特而共同的记忆江南... [详细]

上海当代美术馆——为什么叫当代?

上海当代艺术馆不是一个没有故事的建筑,这个场地传奇地串联起过去、未来和现在,比如100多年前,这里点亮了中国人自己的第一盏电灯,世博期间,它变成了城市未来馆,现在又展示着当代或者影响了当代或者即将受当代影... [详细]
loading正在加载信息,请稍候...
灵感文昨日阅读量排行|月度阅读量排行
官方微博